上海电视节|现实主义题材的核心竞争力是直击社会痛点

发布时间:2020-08-05 聚合阅读:痛点 电视节 现实主义 上海 题材 竞争力 核心 社会
原标题:上海电视节|现实主义题材的核心竞争力是直击社会痛点8月4日,由电视剧鹰眼主办,恒星引力、完美世界影视刘宁工作室、金色传媒、鲲池影业联合主办的“鹰眼论坛-...

原标题:上海电视节|现实主义题材的核心竞争力是直击社会痛点

8月4日,由电视剧鹰眼主办,恒星引力、完美世界影视刘宁工作室、金色传媒、鲲池影业联合主办的“鹰眼论坛-2020年上海电视节特别场”在上海举行。

针对目前电视行业现状,该论坛设置了“现实主义剧集的新探索”、“剧集系列化的新走向”、“IP运营新时代”三个主题,与近期作品表现亮眼的一线创作者、平台出品人、影视公司代表等专业人士分享“新赛道”、“新格局”下的创作经验,共论“突围”策略。

系列剧如何走得更远

自2020年以来,《冰糖炖雪梨》《爱情公寓5》《河神2》《重生》《龙岭迷窟》等剧集先后热播,而这些收获热度和口碑的作品有着一个共通点——都属于系列化剧集。系列化剧集的开发已经成为行业常态,多部系列剧的成功也证明了这一市场蕴藏的巨大潜力,系列剧如何走得更好更远呢?

完美世界影视副总裁、“蜜糖三部曲”的总制片人刘宁,《爱情公寓》系列导演韦正,闲工夫文化传媒创始人、《河神》系列制片人常犇,出席论坛。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成功系列剧的幕后主创,几位嘉宾也谈到了自身关于剧集系列化开发的心得。

“剧集系列化的新走向”论坛

刘宁认为,“国内系列剧之所以推进困难,一部分是受到市场变动、媒体环境变化、主创更换等因素的影响,但从根源上来看,其实是因为缺乏最初的规划。大家做系列剧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降低风险,但现实情况是,国内一个IP的授权基本是6年,而一个项目从拿到授权到策划、开发剧本、拍摄、播出,快点的话也要至少三年,这意味着第二部还没拍IP授权就到期了,如若继续拿版权,可能就得拿出更高的价格。系列剧一定要从源头做好规划,尽量自己去搭建一个IP的体系。”

在韦正看来,“对于系列剧而言,市场变动、媒体环境变化、主创更换等是结果,而不是原因。系列剧就像一艘要跨越太平洋的船,在远航的过程,会遇到各种未知的风浪,只有构架足够灵活、坚固,才有抗压的能力,即便遇到各种变动,也能继续推进下去。”常犇补充道,“制度的完善、市场环境变好都是迟早的事情,一部系列剧能走‘多远’,最主要的还是取决于创作的内功修炼到什么水平。”

现实主义题材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三场论坛中,著名导演、监制毛卫宁,腾讯影业副总裁陈英杰,耀客传媒副总裁、总编审孙昊参与讨论的“现实主义剧集的新探索”论坛,几位与会者从自身创作者、平台、制作公司的不同角度出发,畅谈了对于现实主义创作的种种思考。

“现实主义剧集的新探索”论坛

毛卫宁分享了自己创作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时候的经验。“2012年前后,大家认为现实主义是个落后和过时的创作方法,那时候无论是浪漫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这样的创作方法是先进的。”

“但我们知道衡量一个作品的价值,不在于创作的方法,而是你开掘人类生活经验和心灵的高度广度和深度。”毛卫宁提出了当下的现实主义题材,应该是“新型的现实主义”:有新的观察世界的角度,有新的思考。

陈英杰则表示,他观察到,最近几年呈现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形态较为丰富多样。“既有大开大合讲述整个时代发展历程,又有针对我们时代五光十色价值观的作品。观众为什么愿意看现实主义的作品,是因为那贴近于他们的生活,可以在当中看到自己熟悉的影子。”

孙昊则分享了一些耀客传媒近年来做现实题材项目的经验。他表示,在他们的创作时经验中,最重要的就是以话题为牵引,“比如我们每一个剧都有相应的现实话题,比如说《心术》,就是医患关系,然后《离婚律师》是情感,然后《安家》就是房子和家庭关系。”第二点是以行业为切入,“在当代人的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业背景,那么相应和大众结合比较紧密的行业往往能牵引出更多人的圈层和情感共鸣。”第三则是用情绪做推手。作为具有市场导向和商业属性的文娱作品,要考虑到戏剧冲突和观众情感需求。“我们最终的落脚点,还是情感层面,我们这个社会中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

“所以我们斗胆用四个短语总结我们的现实主义题材创作经验,就是以话题为牵引,以行业为切入,以情绪为推手,以情感为归宿。”孙昊总结道。

毛卫宁

毛卫宁也提到了现实主义创作纵向上的变迁。“比如80年代以前,我们对生活的理解是公共生活,这个生活里包含了政治和社会的内容。90年代以后我们作品关注的是日常生活。那么发展到今天,我们很多作品开始大量出现是私人生活。所以我们很多创作者、作品,现在从公共生活的一个极端,走到了私人生活的另一个极端。这个其实局限了生活的表现力。”毛卫宁呼吁,不能所有的现实主义创作都集中于私人生活,还是需要更多公共生活的突显。

孙昊也认为,社会发展到现在,新一批的观众有着更广泛的视野和更清晰的个性,如何传递给他们新鲜的东西、有意义的东西,这也极大地考验了创作者。

“我希望创作者要纯粹,就是你只需要去考虑你想对这个社会表达什么。我们创作者要有艺术良心,我把电视剧创作理解为我的艺术良心对社会的展现。你要按照你的艺术良心去创作和表达,唯有这样你的作品才能够纯粹。而不要考虑我怎么产生话题性,怎么控制舆情,如果这样的话,就作品而言,创作者而言会受干扰。”毛卫宁说道。

而陈英杰则总结道:“现实主义题材直击社会的痛点,那才是现实主义的核心竞争力。”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