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Mware:加速应用现代化转型,驱动金融数字化创新

发布时间:2020-08-06 聚合阅读:现代化 加速 驱动 金融 应用
原标题:VMware:加速应用现代化转型,驱动金融数字化创新2020年,国内金融行业迎来了具有“分水岭”意义的一年。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迫使金融行业按下了数字化...

原标题:VMware:加速应用现代化转型,驱动金融数字化创新

2020年,国内金融行业迎来了具有“分水岭”意义的一年。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迫使金融行业按下了数字化转型的“加速键”,并快速拓展了数字化应用的新边界;而从去年开始频频颁布的行业监管新政,则带来了被业内称之为“史上最严监管”的新周期。

这种巨大的变化,在后疫情时代进一步放大了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的紧迫性,整个行业开始重新审视在不确定性环境下数字化应变能力;更为关键的是,这也对金融行业的应用现代化改造和数字化体验提出了全新的要求。

VMware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郭尊华

正如VMware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郭尊华,日前在VMware举办的“引领未来/向前发展—创建客户优先的数字化金融体验高层圆桌论坛”上所言:“无接触式的客户服务和交易,数字化体验等概念正在成为金融行业关注的业务重点。因此,未来业务数字化和数据业务化将会成为一家金融企业需要具备的两大核心能力。”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后疫情时代,随着金融行业的数字化转型、线上化浪潮的持续,如何打造稳定、安全、敏捷、灵活的数字化基础平台,增加金融企业构建,运行,管理,保护和连接应用程序的数量和多样性,并实现数字化体验的重构与创新,已不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必须交出的一份答卷。

金融行业的全新挑战

确实如此,面对疫情防控的常态化趋势,以及在数字化、线上化、监管政策等内外力的共同作用下,无疑正在倒逼着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加速,金融企业的商业模式、管理模式、运营模式、工作模式随之面临重大的挑战,我们可以从三个维度来做观察:

一是,从数字化基础设施看,在越来越多场景化应用的驱动下,企业后台系统或者基础架构的稳定性至关重要,特别是对包括金融在内的关键性行业来说,稳定、健壮的系统才能最大化的保障企业基础架构的可用性,增强业务的连续性管理。

不仅如此,在类似疫情这样的“黑天鹅”事件发生后,很多金融企业必然会面临应用应急上线,资源临时扩展的挑战。但在传统模式下,企业往往需要采购软硬件,然后再去部署实现扩容的动作,不但耗时长且难以满足临时所需。所以,金融企业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的整个技术堆栈,都需要具备更好的灵活性或者自动化扩容的能力。

二是,从应用现代化转型看,今年疫情期间,大部分网络应用的用户规模都呈现出较大幅度增长,特别是在线教育、在线政务、网络支付、网络购物等应用的用户规模较2018年底增长迅速,增幅均在10%以上。

同样,对于金融企业而言,这就意味着其对软件和应用的迭代和质量的要求也大幅提高,研发人员和软件架构师对应用架构和应用现代化改造工作的敏捷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三是,从数字化体验提升看,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金融领域的线下场景今年也受限严重,因此往线上迁移,提供零接触式服务已是大势所趋。一方面,大量金融服务需求,从线下迁移到线上,如信贷、理财、保险等个人业务线上化提速;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很多员工无法到岗,金融业务的线上化、自动化、零接触成为刚需,金融机构线上化、智能化的需求迫切,并已成为共识。

Forrester最新发布的报告也显示,对应用进行现代化改造能够改善金融服务的客户体验。其中,在接受调查的金融服务高管中,近90%的人认为,改进他们的应用产品组合将可以改善他们的客户体验,进而增加总体收入;调查显示,90%的金融服务业CIO和 SVP都专注于改善客户体验;此外,79% 的受访者表示,实施敏捷软件开发方法对他们的公司“非常”或“极其”重要;而55%的高管认为,容器是改进应用产品组合现代化改造的关键技术。

不难发现,应用现代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所带来的效率和体验的提升不仅在疫情期间发挥作用,更是对于金融行业整体发展进程的一次推动。因此,未来金融行业唯有不断创新和升级企业的数字化基础平台,并以此作为转型与变革的支撑,才能更好地应对疫情常态化下的数字化新挑战。

加速应用现代化转型

也正是洞察到这样巨大的变化,今年3月,VMware正式面向现代化应用推出了全新拓展的VMware Tanzu产品家族,以及配备Tanzu的自动化交钥匙混合云平台VMware Cloud Foundation 4.0,同时全新升级了VMware的NSX产品家族,为加速金融行业的应用现代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具体而言:

首先,VMware Cloud Foundation 4.0混合云平台,提供了企业云建设的基础,是金融行业云基建的核心。

它能够为企业构建现代化应用提供一个混合云平台,同时提供对Kubernetes的支持。换句话说,VMware Cloud Foundation能够支持企业在私有云中提供一种本地部署、并可拓展至公有云的云运营模型,从而帮助开发人员采用最新的开发方法和容器技术缩短部署时间。

VMware Cloud Foundation4.0的主要价值体现在两个维度,即企业将从受益于跨异构云的容器和虚拟机工作负载管理简化,包括AWS、Azure、Google、Oracle、Rackspace、IBM以及其他VCF合作伙伴,并获得性能优化、弹性及可用性;同时,该混合云平台还有助于弥合过去开发人员与IT之间的鸿沟,使开发人员快速构建和更新应用,同时为IT运营提供可控制性,提升安全性。

其次,VMware Tanzu 产品家族,可以提供给企业完整的工具集,并配合咨询集成服务,帮助企业应用全面转型到云原生模式,构建企业的新应用创新平台。

通过VMWare Tanzu,金融企业可以更好的采用云原生技术,并在任何云中实现现代应用生命周期的自动化管理,包括全新的Tanzu Kubernetes Grid,作为Kubernetes运行环境,可让客户在所选择的基础架构,如跨数据中心、超大规模公有云、服务供应商、边缘环境等任意环境上安装、运行多集群Kubernetes环境。

最后,全新升级了VMware的NSX产品家族,则能够帮助金融行业的用户在构建 传统应用和新应用无缝融合环境时提供一个关键的使能技术,不仅可以大幅度增强了金融云的敏捷特性;也更好地满足了监管合规的要求。

所谓“关键使能技术”,是指VMware NSX所特有的微分段技术,如同疫情期间人人必备的“口罩”一样,其微分段的安全策略可以应用到每个VM或pod容器上,同时可以提供异构环境下安全策略管理,它除了为vsphere平台提供微分段,也可以为KVM、容器以及公有云上的VM或容器,甚至裸金属服务器提供微分段能力,由此实现VM之间的安全隔离和自我隔离,有效的阻止了安全威胁在云环境下的传播,为金融企业打造零信任的安全模型打牢基础。

由此可见,VMware强大的数字化基础平台,不仅能够帮助金融企业提供新平台和新架构的支撑,也为金融企业现代化应用的转型和改造提供了新的升级范式,更强化了企业应对不稳定、不确定性环境的数字化能力。

为金融行业保驾护航

毫无疑问,后疫情时代,金融行业的应用现代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已“迫在眉睫”,而作为一直引领数字化转型趋势的科技公司,VMware始终站在技术与应用的最前沿,并随着环境和客户需求的变化而不断的迭代和进化,可以说为推动金融行业未来的数字化转型带来了无限的可能。

第一,VMware强大的数字化基础平台和云原生基础设施,为金融企业构建了一套面向现代化应用的开发和管理平台。特别是通过VMware Cloud Foundation 4.0、VMware Tanzu和VMware NSX等一系列产品和解决方案,金融客户可以无需在虚拟机和K8s容器环境之间做出选择,从而能自由在现有的基础架构上进行现代应用程序开发和运营,同时继续利用现有的技术、工具和技能组合投资,最大化降低通往云原生之路上的风险和成本,这正是其最大化的价值所在。

第二,VMware还为金融企业构建起了以“应用为中心”管理的全新模式。可以预期,未来金融企业的绝大部分服务将都转变为云的模式,而且和应用是深度融合的,因此通过VMware赋能金融企业基础架构管理以及现代化应用的改造,就可以让金融企业无需关注底层基础架构带来的难题,并构建起以应用为中心管理新模式,推动业务价值的提升。

第三,VMware还通过不断进行应用场景创新,帮助金融行业客户可以更快、更好的完成数字化的转型。例如,博时基金携手VMware完成软件定义网络部署,其中通过VMware NSX所提供的微分段防火墙,对博时基金数据中心的虚机及容器平台内部进行了有效隔离,并把不同业务的虚拟服务器分隔在不同的微分段里;通过资源池、虚拟端口组、安全标记、虚拟机名称等多种灵活多变的方式定义访问策略。在微分段隔离下,任何访问都是需要严格授权的,从而最大限度地提升了博时基金整个数据中心的安全性。

不仅如此,VMware还助力包括中国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中信产业基金、东北证劵、泰康人寿等众多金融企业完成了数字化的转型,在中国的金融行业获得了越来越多客户的认可和信赖。

对此,郭尊华最后也表示:“2020年,是人类从传统的世界向云上的数字化世界 大规模迁移的元年,这对每个人都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而VMware愿意与更多客户一起努力,去共同加速中国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的进程,并迈向更大的成功。”

总的来说,在后疫情时代,当金融企业的外部环境日趋复杂和不可预测时,企业要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就必须通过打造坚实的数字化基础平台,以适应未来新的挑战,而在此过程中,VMware通过技术创新积极赋能中国的金融行业,一定可以在后疫情和“新基建”提速的大背景下,为金融企业的现代化应用改造和数字化转型贡献出更高的价值。